您的位置: 包头资讯网 > 科技

牛啊你和母亲一同撑起这个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6:26

这头枣红色的牛啊,老得再也不能套辕拉车耕地了。母亲每天还是精心的照料着这头已经衰老却为我家付出一生即将走完一生的牛。  生产责任制那一年的冬天,生产队要把队里的牲畜分给各户。晚上爸妈一起商量了好长一段时间,爸爸在县城上班,帮不上妈妈的忙,家里分到了十几亩地,全靠妈妈一人侍弄,很需要有一头牲畜来帮妈妈耕种。最后,我们一家钟情养一头牛。  晚饭时,妈妈特意炒了好几个菜,把队长请到家里来,爸爸陪着队长喝酒时,说了牛的意思,队长满口答应了。等队长酒足饭饱要走时,还给队长捎上了爸爸单位分的年货,两瓶好酒和几条鲜鱼,。那个时候在农村基本见不到这么大的鲜鱼,喝的酒也是散装的。队长提着鱼和酒,乐得鼻子都揉红了。满口承诺:牛的事,没问题,没问题。  几天后,队上抓阄分牲畜。队长点着名挨个抓阄,我母亲是第一个抓得。队长把几十个阄放到一个木盆里用手来回搅着,当母亲伸手抓阄的时候,队长把一个阄迅速的放到了母亲的手里。  我家如愿以偿的分到了一头不足半岁的枣红色的小母牛。  小牛牵回家以后,我们全家忙活着把一间闲置的房子打扫干净,腾了出来,整理成了一个不错的牛圈。母亲从此有多了一项劳动,每天为小牛打扫牛圈,为小牛准备充足的饲草,就是半夜三更也经常起床为小牛添夜草。在母亲精心照料下这头枣红色的小母牛长得膘肥体壮,周身泛着诱人的油光,每次我们经过牛圈牛儿总是“哞哞”的叫着,靠近它,它会用舌头舔着我们的脸或手,使人痒痒的、心里乐滋滋的。这头枣红色的牛已经融为了我家的一员。  转过年来,为了使牛尽快能帮妈妈干活,爸爸把家里的一架地板车加固成了一辆牛车,请来了村里的老把式,驯服牛儿套辕拉车。别看牛儿平常听乖巧的,可套进车里它可就不那么听话了,鼻子打着响鼻,两只前蹄在地上使劲刨着,在原地打转,很不听话的样子。老把式说:刚开始拉车的时候都这样,习惯了就好了,就能帮人干活了。  还没有到中午,牛已经可以拉着我们这群孩子在村里来回转了,我们坐在车上很得意地笑着嚷着。  自从牛学会了拉车,仿佛变得更加温顺了,除了帮母亲拉车耕作以外,无论村里的老落妇孺谁来借牛帮忙,牛都会尽力的帮人家干力所能及的事情。每次村里人用完了牛送牛回家的时候,都会再牛的脖子上挂上一袋玉米或者黄豆,作为报酬。这个时候母亲总是和人家推让再三然后高兴的收下,母亲把人家带来的玉米、黄豆捧给牛吃的时候,牛总是愉快地一边吃一边“哞哞”的叫着,仿佛知道这是它劳动所得,所以吃得十分香甜。  母亲爱惜我家的牛,总是在牛拉车的时候,在牛的旁边在拴上一根绳子,套在自己的肩上,为牛添一把力,这个时候牛总是心领神会的朝母亲“哞哞”的叫几声,仿佛感谢母亲的帮助。  在夏天,为了防止苍蝇对牛的叮咬,母亲总是坚持每天为牛打扫牛圈,为牛洗刷全身,父亲还专门为牛圈安上了防止蚊蝇的纱门。  自从家里有了这头牛,母亲再也不用起早贪黑的拉车耕作了,也不用时不时的请村里的人帮忙了,而且还可以帮村里的人干一些需要帮着的事情。自从有了这头牛,父亲再也不用每天坚持骑自行车回家帮母亲忙地里的活计了,我们也会安心得在家里做功课了,所有的这些都是我家的这头牛为我们带来的方便和轻松。  牛帮母亲干完地里的活计,在农闲的时候,母亲还套着牛车为村里的人们拉脚,拉些盖房子用的砖、瓦、土什么的挣些零花钱用来补贴家里的开销。姐姐在外地上大学,她的开支是我们这个家庭最大的开销,每次为姐姐寄学杂费的时候,母亲总是把辛苦为村里人拉脚挣来的钱,仔细的数几遍然后交给父亲带到城里为姐姐寄去。那个时候,爸爸的工资很低,难以维持我们姐弟三人的学习费用,大部分的学杂费基本都是母亲为村里人拉脚挣来的。  最为我家人难忘的是我的小命都是牛帮我捡回来的。  那个时候农村农忙的时候,学校总是放农假帮助家里的人收种庄稼。当时我还小,没法替母亲干地里的农活,我呢总是在母亲在地里忙的时候,牵着牛到青草多的地方放牛。  有一次,我把牛拴在电线杆上,自己在旁边捉蝈蝈,当我蹑手蹑脚地靠近一只叫的正欢的蝈蝈时,脚下一空,跌进一口早已废弃的枯井里,我跌坐在八九米深的枯井呼吸都感到困难,望着圆圆的一个小天,吓得哇哇的哭起来。也许牛看到我突然不见了或者听到了我的哭叫声,挣断了绳子,来到枯井旁找到了我,伸头朝井里叫了几声扭头不见了。  等母亲找到我并叫来了在地里干活的其他人把我从井里救上来,我才知道,原来,牛发现我跌进了枯井里,跑到母亲旁边焦急的叫着,并用嘴含着母亲的衣襟使劲拽着母亲向我这边走,母亲莫名其妙,等发现了挣断的绳子才感觉我出了事,急急忙忙地随牛来到枯井旁,发现我掉进了枯井里,才叫来人把我从枯井里救了上来。  听完母亲的叙述,人们情不自禁地抚摸着牛的头,为牛鼓起了掌,这时候牛仿佛不好意思了,“哞哞”地叫着甩着头摇着尾巴,我走上前紧紧地抱着牛的脖子,把脸贴在牛的脸上,牛伸出粘糊糊湿润的舌头舔着我额前的血迹。  这个事很快就在我们村里传开了,晚上人们三三俩俩的来到我家抚摸着牛的脖子并为牛带了好多的食物。从此到我家借牛的人们更多了。  爸爸写信把这事告诉了在外上大学的姐姐,姐姐还把这事写成了文章发表在了报纸上,我们读着姐姐的文章高兴异常,并发誓以后更要好好的待我家的牛。  一个秋末的晚上,母亲告诉我们:牛就要生小牛犊了。我们全家兴奋的没有一个睡觉的,都守护在牛圈里,牛这个时候显得很烦躁,在屋里焦躁不安的来回渡步,一会躺下一会站起把妈妈为它煮好的米汤都踢翻了。到了下半夜,牛终于静了下来,躺在干草上顺利的生下了一头和它一模一样的小牛犊,看着牛添着小牛犊身上的血迹,我们高兴的跳了起来,心情是阳光灿然,无比兴奋。  这头小牛犊母亲从来也没有拴过,它总是调皮的跑到我们屋里,把屋里的东西叼的乱七八糟,老牛呢总是“哞哞”地叫着阻止它,把小牛犊唤到自己的身边。这时候老牛的眼里流露出的是爱抚和责备的目光。  小牛犊渐渐的长大了,有村里人出高价把它买走了,小牛走后的几天,老牛躺在牛圈里不吃不喝每天就那样的叫着,叫的声音很凄凉。终于母亲被老牛凄凉的叫声叫的心酸了,和父亲商量了一番,带上一些礼物和卖牛的钱到了买走小牛犊人的家里,好说歹说总算把小牛犊又牵了回来。  从此老牛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气,小牛犊也很快学会了拉车耕作,并替换下了已经逐渐衰老的老牛。  村里一个屠户看到我家的老牛再也不能帮人们干活了,打算买下它。屠户来我家了好几次,总算把母亲说活了。母亲颤抖着手接过屠户递过的钱领着屠户来到牛圈前,老牛似乎预感到什么不祥,又无能为力,眼里噙着浑浊的泪水用祈求的目光望着母亲低声的叫着,母亲转过身去不忍看老牛流泪的双眼。老牛凄惨绝望地仰头嘶叫着。被屠户牵着蹒跚着走出牛圈。  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这个时候本来拴在街上的小牛犊,狂叫着挣脱了拴着的绳子,跑回家用舌头用劲地舔着母亲握着钱的手,不停地叫着,看着母亲伤心地没有说什么,又跑到大门口用身体堵住门口不肯放屠户出去,两只前蹄使劲地跑着埋在门口的青石板,发出“嗒嗒”的响声,一双瞪得圆鼓鼓的眼睛迸射出愤怒和仇恨的眼神,盯着已经呆若木鸡的屠户。它们母子相互双双朝着母亲叫着,声音凄凉又悲惨。屠户惊呆了,愣愣的站在院子里不知所措,大门外这个时候已经站满了人,纷纷的议论着,心软的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母亲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呆了,再也忍不住了,哭着把手里的钱还给屠户,抢过了屠户手中的缰绳把牛又牵回了牛圈,堵在门口的小牛随着母亲回到牛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老牛的眼睛。  这时,回过神来的屠户也跟着走进了牛圈抚摸着老牛母子,留下了感动得眼泪,一边流泪一边对已经站满院子的乡亲说: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遇见这种事,我真后悔,干了这么多年的屠夫,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作孽了,也不再干这营生了。  站满院子的乡亲们不由自主的使劲鼓起了掌,为这对母子的真情所感动,邻居家刚结婚的新媳妇拿来结婚用的绢花作了两个花环,带在它们母子的头上。  我家的牛又一次传遍了全村,不过这次传得更远,被许多人用真挚感人的文字写进了文章里。  最后老牛在我家走完了它忙碌令人感动的一生,衰老而死。我们用小牛拉着牛车把老牛葬在我家的责任田里,在埋葬老牛的坟包前,小牛趴在地上,伸长脖子低声嘶叫着,许久许久。然后默默地跟着我们回了家。小牛表现得十分平静,默然接受了老牛的去世。  现在,父亲已经退休母亲也老了,虽然已经不再需要牛为我家拉车耕作,但是父母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心照顾着这头也已经衰老的小牛。  我们姐弟三人都已成家,离开了父母。几次邀请父母到城里来,可是父母放心不下家中的牛,反复拒绝了我们的诚意。  虽然离家数年,但是牛那忙碌的身影和感动人的故事却在我们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再也挥之不去。总是隔数日就回家探望父母抚摸那已不再闪亮的牛的身躯,为牛采一捆嫩嫩的饲草,看着牛慢慢咀嚼着,探寻一番童年的光景。  每次黄昏,父母总是牵着牛在黄昏相互散步,夕阳金黄的余辉撒在他们身上,金色的黄昏,把他们的身影染的修长、金黄。  金色的黄昏,落日的余辉,与牛相伴,散步于乡村的田野,一幅诱人的农家黄昏素描,令人神往。 共 37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预防精索静脉曲张的产生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云南癫痫正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