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资讯网 > 科技

弃风弃光又弃水中国能源该如何转型

发布时间:2019-08-15 20:15:14

  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力争常规水电装机达到 .5亿千瓦,风电2亿千瓦,1亿千瓦,这是《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年)》为可再生能源设定的发展目标。但现实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与传统化石能源存在着利益博弈,弃水、弃风、弃光等相伴而生的痼疾也一直难以根治。

  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长期依赖的补贴政策也开始松动。今年年初,发改委正式公布了陆上风电上电价调整结果,将第一类、二类、三类资源区风电标杆上电价每千瓦时降低2分钱。最近也有消息称,明年光伏电价补贴也会大幅下调,可再生能源与传统能源的竞争优势进一步削弱。

  面对重重阻力,如何才能实现未来中国的能源转型目标?

  限电利益之争

  2月5日,在绿色和平组办的 中德能源转型论坛 上,各路专家学者对中国能源转型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激烈交锋。

  我常说为什么弃风限电啊,是因为谁发电谁挣钱,你不让火电发电,火电就挣不了钱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直言,可再生能源与传统能源存在利益之争。秦海岩表示,在哈密等 三北 地区,一些可再生能源项目还没怎么发展,火电基地就先建起来了。 如果这样搞下去,结果谈何调整啊? 秦海岩对可再生能源的未来表示担忧。

  其实,在西北部一些能源大省,这种不同电源之间的利益之争相当普遍。由于远离用电负荷中心,当地丰富的电力资源难以就近消纳,只能通过外送通道输送到用电大省。但现实是,外送通道建设远远赶不上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步伐,这就造成了风电、光伏与传统火电抢通道的问题,如果给火电让位,弃风弃光就不足为奇了。

  甚至在不同省份的不同电源之间,这样的利益之争也难以避免。内蒙古电力公司电力调度主任候佑华对华夏能源研究员吴可仲称, 去年湖南省全省火电告到了能源局,这时我们出台的政策是,大量的要救湖南的火电 ,候佑华表示,湖南的火电得救了,意味着四川的水电就得弃水。

  为何湖南火电得救了,四川水电却要倒大霉?其实早在201 年,河南也曾上演过类似的戏码。当时,河南在当地火电供大于求的情况下,仍然不得不按照计划从西北和山西等地购入20多亿千瓦时的电力。表面这种利益之争的背后,折射出的是电力市场长期缺乏统筹兼顾的深层次问题。说白了,就是行政计划调度过度干预市场选择,从而导致资源错配。

2018年东莞家居C轮企业
2010年烟台人工智能Pre-B轮企业
2006年新余家居C+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