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资讯网 > 科技

末世龙裔领主 第三百五十九章 神之怒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7:10

末世龙裔领主 第三百五十九章 神之怒

“30秒什么?”斯坦尼斯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没有任何人能够在我这个形态下活过三十秒,你也不例外!”

又是一个夸下海口要将自己干掉的人,斯坦尼斯对于这种威胁已经麻木了,因为这样说过的人大多数都死了。

“听说超过30S都是有毛病,我很期待哦。”斯坦尼斯说罢便摆出防御架势,在还没有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他决定先采用最稳妥的方式试探一下。

弗洛德的八只手臂全部张开,每只手上都握着一把反射着明月之光的长剑,从斯坦尼斯的方向看去对方就如同黑夜中盘在银丝上等待着猎物上钩的毒蜘蛛一般。

不过这次弗洛德要化作狼蛛主动出击。

他一跃而起,弹跳惊人,同时左边的四只手全都齐刷刷的对准斯坦尼斯刺下,但是却被领主一击尽数格挡下来,斯坦尼斯注意到对方异化以后虽然速度大大加快,但是力量却比还是人类时还要减弱几分,看起来多出来的手臂分散了他原本应有的力量。

但是不容领主思考,右边的四根‘毒刺’已经如影而至,斯坦尼斯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回剑格挡,只能用盔甲迎上硬抗,他相信自己坚不可摧的盔甲绝对能够挡下这这击。

弗洛德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同时他的脸上浮现出险恶的笑容,他故意示弱终于起效果了,虽然他每一剑上的力量确实不能凿开盔甲,但是如果四个剑尖叠加在一起呢?

四把剑叠加在一起,产生的威力可不止乘以四倍那么简单,原本坚不可摧的龙音黯甲只是一经接触就被直接捅穿,同时肩甲底下的血肉也被撕裂。

大意了!剧烈的疼痛警告充斥斯坦尼斯的整个脑袋,他立刻挥剑将敌人逼退,但是已经迟了,他的整个右肩膀的肩胛骨都被捅碎,虽然黑甲能够复原伤口,但是如此重的伤势也至少要花上一分钟才能修复好,但是敌人的第二波进攻已经来临并丝毫不给斯坦尼斯喘息的机会。

“时间已经过了十五秒才废掉你一只手臂。”弗莱彻很不满意自己的进度,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卸掉斯坦尼斯的双腿。

现在只剩一只手的斯坦尼斯想都不想准备护住下体,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被笼罩在剑光之中,敌人的八条手臂挥舞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剑招,将斯坦尼斯身上的黑甲割出无数道伤口,鲜血很快倾洒在青苔上,并形成一个红色的圆圈,无论斯坦尼斯如何招架格挡,弗莱彻总能保证至少一半的手和握着的剑能刺伤斯坦尼斯,位于剑光中间的领主苦不堪言

末世龙裔领主  第三百五十九章 神之怒

,他现在连招架之力都没有,黑甲的恢复速度远远赶不上新生成的创伤。

终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剑舞的中央传出,随后斯坦尼斯从里面飞了出来,并狠狠倒栽一片白骨之中。

弗莱彻停了下来,虽然场面上很轻松,但是用八只手使出圆舞剑耗费的体力也是惊人的,这也是为什么黑色守望在平时尽量不使用咒印纹的原因。

在解决掉斯坦尼斯后,弗莱彻的脸上并没有笑容,他看起来还有些许不满,“用了三十五秒,你比我想象的难缠。”

但是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从白骨中传来,斯坦尼斯扭动着屁股爬起来,用了这么长时间,他身上的伤口终于全部恢复完毕。

“真是好疼啊,感觉自己像是咸鱼一样被人削片了。”斯坦尼斯龇牙咧嘴的活动着四肢,已经有挂在手的他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体遭受的创伤。

弗莱彻虽然很吃惊,但是也逐渐明白为何公爵殿下会派整整一队的黑色守望来接回小姐,原来真正的难点果然在于这个骇龙者身上。

斯坦尼斯将头盔收回,从底下露出他那狼狈的面庞。

“该死,你这家伙还真有点棘手,得找点外援。”说罢,斯坦尼斯掉头朝后看去,却发现自己的所有人都被异兽化的士兵压制,因为安妮她们的存在,大家都为了要保护她们而无法放手一搏。

这时,斯坦尼斯终于想起少了谁。

“萝卜,萝卜那个混蛋死哪去啦!”

已经塌掉一半的教堂里,罗伯特突然一个激灵从被他砸得东倒西歪的长椅中像踩了电门一样坐起,刚才他在赶那个留着嚣张发型的家伙时,只觉得眼前冒出八个拳头,然后就昏迷过去。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八只手,我是不是花眼了!”罗伯特摸着脑袋爬起来,随后就惊异的发现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破烂教堂现在竟然彻底变成一堆废墟。

不过他也懒得想要搞明白教堂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摇摇晃晃的朝门口走去,如果那里还有门的话。

突然墙根处传来一阵令人不安的窸窣声,罗伯特立刻将手放在剑柄上大叫道,“什么人,再不出来我动手了!”

“领主老爷别动手!是我!”

发出这声哀求声音的是老车夫瑞比亚和他的儿子杰明躲在那里,看起来他们还算机灵,在战斗爆发时就找到了这个安全的藏身之所。

“是你们啊?说!是不是你们将敌人引到这里来的?”虽然脑子晕乎乎的,但是罗伯特还是分得清要铲除内奸最重要。

瑞比亚一听快要吓傻了,他哀求的大叫起来,“老爷,当然不是我们,你就是借我十个胆都不敢出卖领主大人啊!”

罗伯特想想也是,那么内奸是谁呢?突然他想到一个和他们不是一伙的人,“对了,查诺克牧师呢?”

从刚才开打到现在,都再也没有人看到那名证婚牧师的身影,难不成他就是内奸?

正在这时,原本是婚礼举行的前台有一扇暗门被打开,随后从里面钻出一个弯着身体的人,他的动作很变扭,因为身上那身沉重的盔甲妨碍了他的动作。

同时这家伙还手持一个链枷,这种凶残的武器只要一击就能将人的脑袋如同西瓜般开瓢。

罗伯特刚想动手,却发现这全副武装的家伙竟然是查诺克牧师!

一直醉醺醺的牧师此时一身重型装备,无愧于战斗牧师的称号。

“真是的,竟然公然违背宾客权利在婚礼上动手,作为神之使者的我也不得不代替众神施展惩戒了!”

南京京科医院张士香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赵建林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郭伟平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 赵文斌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庞慧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